曾经的文革岁月

这是一个令国人疯狂的年代,一个失控的年代,中国大陆的*敏感信息过滤*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我所在的这座小城市正在同旧日的文明作痛苦的决裂。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店舖,每一幢房屋都改变了面貌。数不清的标语,五颜六色,写在马路上,写在大墙上,新建的楼房用红砖砌出大大的「忠」字悬在当中。几千年的文明都到废品收购站报到了。屈原和李白在一团烈火中化为青烟,完成了他们新的浪漫主义杰作。在小山一样的唱片堆里,贝多芬、莫扎特和梅兰芳、程砚秋聚在一起,被人们用镐头刨砸成碎片,发出的破裂的声音让混杂其中的我心痛不已。作为一个革命青年,我吶喊着满怀真诚的革命愿望投入了这时代的洪流。短短的一年之中,我经歷的事情实是目不暇接。从学校到社会,各种人物露出嘴脸,各种变化使人眼花缭乱。在一天之内,真理可以变成谬论,功臣可以变成罪人,激动之后的茫然让年轻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李思永,你这个黑崽子,我们这个红色的集体可不要你!」一句话,我被一脚踢出了这个令我感到无比自豪的炮打司令部。尽管我文武双修,曾是七二九司令部和炮打司令部争先追逐的对象。但由于父亲的黑身份,现在我是人见人弃的黑崽子了,不復当日的意气风发。父亲李鹏举在解放前是地下工作者,长期从事谍报工作,隶属于中共特高课李克农将军直接管辖。解放后是陕西省公安厅的一名高级警官。母亲解放后才入的党,是省歌剧院的小提琴演奏家。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里他们自然是造反派严重关注的对象了。于是我父亲再次入狱,只不过现在入的是他最锺爱的共产党的监狱。母亲被勒令与他划清界缐,但母亲深爱着我的父亲,一直与他们抗争着。由于家学渊源,我自小习武,父亲一身正宗的南派五祖拳悉数传给了我,得益于此,我体格健壮,一身的腱子肉曾令学校里的那些女生尖叫不已。都说儿子长相比较像母亲,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是恰如其分了,母亲俊美的相貌毫无保留的遗传给我,再加上我对音乐异乎寻常的领悟能力,母亲的那把小提琴在我手里常常能绽放出最美的乐章。「嗯,思永,你真坏!啊……我痛……」曾丽娜的一只左腿高举着被我压在墙壁上,下体承受着我如潮涌般的撞击。我不理会她的感受,关键在于我今天的心情不大爽,莫名的烦恼,使得原本怜香惜玉的心变得有些暴虐。我近乎疯狂的抽插数百下,次次到肉穴的最深处,哪去管什么七浅三深的招式花样。丽娜痛得脸有些变形,小嘴咬着樱唇,竟似要咬出血来。我可以深切感到她体内澎湃的激情,空荡的教室内响彻着她痛苦但却带着欣喜欢快的呻吟声和粗重的喘息声。我跟她做爱或许说是性交,歷来不喜欢声张,总是沉闷着发洩我最原始的能量,所以到她支撑不住,在我耳边哀求着让她躺下时,我才嘿嘿的淫笑着,抽出久战不洩的阴茎,看着她萎縻不振地倒在冰凉的地板上,阴牝处流出了她如喷泉似的阴精。我蹲下来,用阴茎狠狠的拍着她的脸,问道:「还想再来吗?老子可还沒够呢。」看得出她对我又爱又怕,一双凤目里满是欢喜和娇羞,鼻翼翕张,唇间发出的话音不成声调,吱吱唔唔的只是痴痴的看着我。「嘿,起来吧,我要回去了,我妈还等我吃饭呢。」我赤条条的从曾丽娜白晰的胴体上爬起来。曾丽娜是南海第一中学的美术老师,不过沒教过我,比我大了八岁。认识她不是因为我们同在一间学校,而是因为她的妹妹曾丽媛,也应该说是她主动诱惑我的。在此我也不想详细地说明,毕竟男女之间的情事往往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也就那么回事,她一见到我就被我迷上了,而我出于一种绝对的虚荣心和纯粹的肉慾,就上了她。那时学校已经沒有正常的上课,学校大门的门心板掉了好几块,走廊的墙壁横七竖八地写着大条的标语,还有不少的漫画。记得那天轮到我值日,等我忙碌好后,已是月上柳梢头了。教室外月光如水,两排高大的毛白杨沙沙作响,我忽然听到小提琴的声音,它好似来自天外,轻渺遥远,要不是我知道母亲现在在家里给父亲熬药,我还以为是母亲在拉呢。过了一会,它飘近了,带着万种柔情,恰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在窗下喁喁低语。我信步循着琴声走去,这是莫扎特的小提琴曲--《e大调慢板》。老实说,在这个年代里听到这样一首曲子,我是大觉讶异的。琴声同周围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协调!要知道这时正是天下大乱的年月,1967年,*敏感信息过滤*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风起云涌,波澜壮阔。此时的中华大地正是一片武斗的声音。这道琴音不啻天籁,行经黑暗的走廊向我漫将过来。走廊盡处的屋门开着一道缝,一缐灯光洩露在走廊的地板上,我轻轻的打开门。拉琴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那姑娘站在窗口,背对门,沒有听见我的脚步声和开门声。空旷的教室里只有琴声迴盪。在日光灯下,她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一条半旧的蓝色裙子,下摆齐膝。光着脚,穿一双浅绿色夹脚趾的海绵拖鞋。她的头髮散在脑后,好像才洗过的样子,用一根红带子松松扎住。她微微偏着头夹住小提琴,露出颀长白晰的脖子。她拉弓的手臂上下摆动。我静静的注视着她,这美妙的琴音竟然是由这样一个如此年轻的姑娘拉出来的,而且是在这个「红色恐怖」的年月!琴音渐歇渐消,终于归于岑寂。「这可是违禁的,姑娘。」那姑娘回过头来,却沒有丝毫的畏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闪动着,「你是谁?」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如黄莺儿在唱歌,「你又懂得什么,这是什么曲子?」她的话里还带着些许轻蔑和嘲讽。「莫扎特的《e大调慢板》,沒错吧。你拉得很好,是谁教你的?」我故意装作倚老卖老的样子看着她,这姑娘我以前沒见过,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在我们这间普通不过的中学,能听得出这种高雅的小提琴曲是不多见的。「你会拉么?我是妈妈教的。」「我也是妈妈教的,咱们不会是同一个妈生的吧?」我取笑着从她手上接过小提琴,可能是我那种正规的拉琴姿势镇住了她,她沒有理会我的轻薄,听到我那热情奔放的曲子,她惊叫道:「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你不是这儿的学生。」「我是,今年高二。我叫李思永,你呢?」我一边把小提琴还给她,一边用眼睛强姦着她的天真丽色。「我叫曾丽媛,真沒想到……」我知道她是惊奇,一个穷乡僻野的中学竟有如许高人存在。我微微一笑,走出门去,清爽的风吹入我敞开的衣襟,竟有些许寒意,却不曾留意到身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痴痴的看着我。「怎么这么晚回来,菜都凉了,我去热一热吧。」母亲一向都是等我回家一起吃的。「妈,我去热吧。」我和母亲抢着做,母亲这几年过得不容易,我深知母亲内心的痛楚,每每在暗夜里偷偷地哭泣,第二天面对儿子却又是满脸的笑容。母亲微微一笑,「你还是乖乖的坐着等吧,別越帮越忙。」虽然我于厨艺也颇有心得,但在母亲面前毫无资格可言。母亲微笑的样子象天使,我怔怔的望着她窈窕的身影,忙碌中的母亲另有一种美,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天然的风情缭绕。我用力捏了下自己的大腿,对自己慈爱的母亲也起了邪念,真是罪过。我觉得全中国的人好似都疯了一般,沒有人对这场革命运动有任何疑问,作为一个当事人,我身临其境的经歷了一场让我彻底脱胎换骨的打倒「牛鬼蛇神」的运动。「把无产阶级*敏感信息过滤*进行到底」的口号声响彻整个广场,与其说是这广场,不如说是废墟。学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等大大小小几十个「牛鬼蛇神」被带到了这里受刑。清一色的橡胶皮鞭毫不留情的打在这些昔日为人师表的老师们身上,沒有叫喊,只有呻吟,因为任何一声叫喊都会招致加倍的惩罚。有的人口吐鲜血,有的人晕倒在地。我看到了,看到了我最挚爱的英语老师方文玲,双手被缚在身后跪着挨打。她实在支持不住了,身体向前一扑,被剃成阴阳头的脑袋撞在一块断墙上,发出了可怕的响声。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浑身颤抖,一种不可名状的痛苦袭上心头。这打人的惨景时时在我以后的岁月里晃动着,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深深的影响着我今后的人生之路。原本是堆放体育运动器材的仓库被分割成了好几间,我知道那些女「牛鬼蛇神」关在右边。白天我就观察好地形了,在月色辉映下,我却看不见她,不可能的,我白天看到她被关在这里的。转头一看,离此五十米外的一间小屋里透出光亮,微有人声。我悄步跑到小屋旁,顺着小孔往里望去,方老师全身赤裸,两只手被悬绑在屋樑,醒目的阴阳头下垂着,显是已经不省人事。「他妈的,这反革命装死,泼醒她!」随着一声叫喊,一盆凉水浇在了她的头上,她呻吟着睁开疲惫无神的眼睛,空洞的望着这些人,把头又垂了下去。一个身着红卫兵服装的矮个子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淫秽的在她下垂的乳房上用力揉捏着,这小子我认得,叫侯勇,一向是学校的刺子头,不爱学习,整日里寻衅滋事,要不是这场运动早就被开除了。「方文玲,你这个反党分子,还不低头认罪,老实交待你还有什么同伙。」侯勇故意用手划拨着那些鞭痕,方老师忍不住地全身颤抖,她突然眼睛放光,「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侯勇的脸上。侯勇哈哈大笑,无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舔,「我说我的方老师,你这个骚婆娘,老子早就想幹你了。」他的手方老师的阴户里不停的揉搓着,「你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有人在你的窗外看你洗澡吗?那就是我,侯勇。」说完,嘿嘿奸笑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条半拉不活的傢伙。他的那些同伙都跟着淫笑着上前解下了绑绳,方老师顿时委顿在地,她实在太累了。由于她倒下时,下体正好对着我的方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乌黑的阴毛正虬结着,一道细长的缝隙上满是水迹。紧接着,只见那侯勇半跪着已是将自个儿搓硬的阴茎勐地掼入了方老师的阴牝内,他低声叫着,显然很是兴奋。我看到他的粗壮的腰肢不断的摆动,混浊的唿吸声和喘息声夹杂着野兽般的叫喊,我看得怒火狂生,拳头攥得紧紧的,我都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骨头节节爆裂的声音。人性的泯灭,邪恶的嚣张,这是一个时代的退步,泪水迷离中我看见那些禽兽轮番着上前强姦他们曾经的老师!母亲照常从家里带饭去探望父亲,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看监的不是以前那个人了,换成了父亲原来的一个手下,他叫杭天放。原来我父亲打算提拔他,但他在后来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被贬到看守所去当狱警,对我父亲是满怀愤恨的。「天放同志,今天你当班呀。」母亲陪着笑脸。「嘿嘿,嫂子是来送饭了,现在有规定,犯人家属不能随意探监。」杭天放参差不齐的牙齿叼着一根牙籤,色迷迷的看着我的母亲。「啊,天放同志,你就通融通融,今天先让我进去看一下老李,改天我一定先请示。」母亲求着,一张俏脸满是哀求的神色。杭天放拉着母亲的手,说道:「嫂子先进来再说,外面风大,可別吹坏了身子。」一双淫手抚摸着母亲细嫩的纤手,眼中如欲放出火来。母亲羞红了脸,把篮子放在桌子上,但见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免有些心怯。「我老实对你说,现在老李是归我管了,我要如何治他就如何治他,嫂子你说呢?」杭天放威胁母亲,「你表现好点,对老李也有好处嘛。」母亲沉默许久,抬头望着他说:「那你要我如何表现,才肯让我进去探望老李。」杭天放淫笑着向母亲走来,伸出手来摸摸母亲的脸说:「这么多年了,你一点也不见老,我第一次在你家里见到你时就想上你了,不过现在也来得及。」说完勐的把母亲掀在长条椅上,一伸手就把母亲的奶罩抓了下来,在嘴边深深的嗅了嗅,然后扔到了地上。母亲紧紧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感觉到裤子正被剥了下来,一双手正游走在桃源洞边,轻轻的抚摸自己的阴毛,突然一根手指伸了进去,母亲感到一阵的麻痒,不禁发出了呻吟。杭天放嘿嘿笑着:「你这荡妇,原来也是个浪货,平日里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老子还以为你性冷淡呢。」说完,褪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了那只久经沙场的阴茎,狠狠的往母亲的阴穴里一撞,母亲发出了痛苦而无奈的叫声。我从外面熘了一圈回家,看到家里沒人,知道母亲一定又去送饭了。我左等右等,母亲还沒回来。于是,我决定去接一下母亲。到了看守所却见沒有人在门口,我径直走了进去。看见一间屋子有些光亮,我探头一看,但见母亲在杭天放的身下辗转娇呤,两条细腿挎在杭天放的肩上,那条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杭天放抱起母亲,叫母亲把双手搭在桌子上,从后面再捅了进去,母亲的一双椒乳在勐烈的撞击下晃晃荡荡,却见有一股细水顺着母亲的那双美腿流了下来。突然间杭天放大叫一声:「啊,我要出来了,我要出来了。」然后倒在母亲身上一动也不动。母亲忙把他从身上翻下,只听得杭天放有气无力的说:「钥匙自己拿吧,老子被你这